精华都市异能 奶爸學園-第1258章 我會飛讀書

奶爸學園
小說推薦奶爸學園奶爸学园
和小白打完视频电话的榴榴,此刻正在家里躁动不安,走来走去,嘴里嘀嘀咕咕没完没了,看起来像一只狂躁的小豹子。
她妈妈朱小静关心道:“榴榴你在干嘛?走来走去,嘴里念念叨叨,就不能坐好吗?”
榴榴看向朱妈妈,说道:“朱妈妈,朱妈妈,小白家正在杀猪呢。”
朱小静问:“刚刚小白和你视频,就是给你看杀猪吗?”
榴榴点点头,说:“我只看到了抓猪,没有看到杀猪,小白那个瓜娃子,她把视频关了,气死宝宝了。”
旋即,她又像是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,盯着朱小静看个不停,围在她脚边转圈圈。
朱小静问:“干嘛?干嘛?绕着我干嘛?我头都被你绕晕了。”
榴榴天真地问:“朱妈妈,为什么你姓朱?小白家杀的猪和你有关系吗?你认识那只猪吗?”
朱小静满头黑线,“没有关系!除了读音相似,没有任何的关系,字也不是一样的,我也不认识小白家的猪。”
“朱妈妈,你怕不怕?”
朱小静恼羞成怒说道:“我不怕,因为小白家不是杀猪,而是杀溜溜。你别以为我没听到,她们那里管猪脚溜溜。”
“是猪。”榴榴用力地说道。
“是溜溜,我听到了。”
“猪。”
“溜溜。”
“嘤嘤嘤嘤~~”榴榴发出一串嘤嘤叫,旋即又问,“朱妈妈,为什么你姓朱,我姓榴榴?”
朱小静已经确认,眼前这个孩子是个傻孩子。她说道:“你不姓榴榴,你叫沈榴榴,沈是你的姓,榴榴是你的名字。”
榴榴哦了一声,又问:“那朱妈妈,你为什么姓朱?我姓沈?我是不是不是你的宝宝鸭??好家伙,好家伙鸭!难怪你不给我吃零食,难怪你老是凶我,还把我的玩具收起来,原来你不是我的妈妈鸭!我的妈妈呢?我的妈妈上哪里去了??”
我心狂野 小说
沈榴榴小朋友像是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,蹦蹦跳跳,到处嚷嚷,并跑去找爷爷奶奶,告诉他们这个重大发现,并且打算要从爷爷奶奶那里问出她的亲妈妈去了哪里?
朱小静目送这个熊孩子走远,拳头捏了又松,松了又捏,如果不是在这里,而是在浦江,她早就忍不住动手了,要让这个熊孩子知道,好奇心害死猫。
熊孩子跑去找到爷爷奶奶,询问这个关于血缘的问题,得到答案后,又跑了回来。
这个小家伙有点不高兴,爷爷奶奶没有给到她想要的答案。
朱小静面无表情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见她走来,便问道:“怎么样呢?问的怎么样?你是不是我的宝宝?”
榴榴看着她呵呵笑,也不答话,看这样子爷爷奶奶告诉她,她依然是朱妈妈的宝宝,也就是猪宝宝。
朱小静说:“我说的没错吧,你就是猪宝宝,你看你,又是溜溜,又是猪宝宝,你就是跟猪脱不开关系。”
榴榴有点生气,大声说:“我不跟你玩了!你欺负我!╭(╯^╰)╮!”
朱小静说:“是我欺负你?还是你欺负我?是你先来挑衅我的,你要是不说杀朱妈妈,我会说你是猪宝宝吗?”
榴榴哼了一声,没有说话,跑进了自己的房间,在里面鼓捣了一阵,没一会儿又走了出来,在门口鬼鬼祟祟地四处张望,看到朱妈妈依然坐在沙发上,便沿着墙角一路磨蹭,蹭啊蹭啊,就蹭到了沙发边上。
朱小静瞄了她一眼,没有做声,自己的猪宝宝自己还不懂吗!这小家伙估计是有事要找她,只不过有点放不下面子,所以在这里磨磨蹭蹭。
终于,榴榴把面子丢了,一步一步挪到了朱小静的身边,小手一会儿摸摸沙发,一会儿摸摸她。
神父的病历簿
“你干嘛?”朱小静问道,“摸我的手干嘛?!”
榴榴呵呵笑,“妈妈,我好爱你鸭。”
“真的?”
榴榴用力地点头,“真的,我真的很爱你鸭,家里我最爱的就是你。”
尽管知道这熊孩子多半是说的好听的话,嘴甜而已,但朱小静看着她,心里还还是有点高兴。
这孩子吧,惹你生气的时候那是真的生气,哄你开心的时候那也是真的很开心,哎!可能这就是妈妈吧。
白家村。
张叹等人已经准备完毕,从家里出发,沿着后山的山路,一路往上攀爬,准备在冬日暖阳下登高望远。
一行人鱼贯而入,钻进了山林里。
张叹走在最前面,在他身后是三个小朋友,小白、喜儿和墩子,压后的是谭锦儿。
谭锦儿背了一个背包,包里鼓鼓囊囊的,里面装了很多东西。
张叹建议只带几瓶水就够了,但是谭锦儿却不仅带了水,而且还带了创口贴、蚊虫剂、水果、饼干等等。
“我来背吧。”张叹说道,想要帮谭锦儿背背包。
但是谭锦儿摇摇头,说不用。
“这个包不重,我背着正合适呢。”
张叹便也没有勉强,等会儿爬山过程中,他多照顾大家,如果谭锦儿累了,他再接过背包。
掌门八岁
很快,小朋友们就安分不下来,开始跑到张叹身前,在山林的小路上跑来跑去,嘻嘻哈哈,笑声在幽静的树林里传的很远。
这个地球有点凶 傅啸尘
貴公子
墩子常年在山林田野里跑,体力好,对周边的环境也熟悉。小白虽然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来过山林里了,但是以前的底子还在,唯独喜儿这个小朋友,柔柔弱弱的,跟着前面两个跑了会儿,就开始体力不支,气喘吁吁走不动了。
谭锦儿把她叫到身边,让她跟着自己慢慢往上爬,并叮嘱道:“爬山要慢慢爬,。匀速前进,不能跑来跑去,那样很快就累的,一会就爬不动了。”
喜儿点点头,小白却骄傲地宣布,爬山是她的强项,她可厉害了,她可以一路跑到山头。
这座山岭有三四百米高,一口气跑上去那得多大的本事啊,张叹自问做不到,墩子或许可以吧,这个结实的小朋友一路跑到现在,还脸不红气不喘的,跟没事人一样。
张叹叫他歇一歇,不要跑了,喝点水。
墩子从他手里接过保温杯,喝了两口,见小白又往前跑了,他立马追上去。
张叹在身后大喊:“小白~墩子~~不要跑了。”
远处传来小白的回应,“这是我~的~强项噻~~”
小朋友吹牛不打草稿的,张叹和谭锦儿、喜儿走了一段路,拐了一道弯,就看到墩子和小白坐在地上休息。
小白看样子累坏了,已经走不动了,这个一分钟前还说是她强项的小朋友,此刻嘴硬不了了。
上午十点半,一行人终于爬到了山顶,他们站在一块空旷地,向四周俯瞰,能够看到白家村坐落在山坳坳里,四周青山环绕,阳光金灿灿的。
此情此景,让人心旷神怡。
张叹对着远方的群山大喊一声:“啊——”
小白和喜儿被他吓了一跳,惊诧地看着他。
张叹笑道:“你们也来吼一吼,吼一声心情特别好。”
“啊——”
“啊~~”
山林里响起两声啊啊声。
“啊——”墩子也跟着吼了一声。
“姐姐你也来啊。”喜儿招呼谭锦儿。
谭锦儿也朝着远山啊了几声,果然感觉好多了。
小白说,她要飞起来了。
喜儿立即吹牛回应道:“我会飞呢,小白~”
“我也会飞!我有剑,我站在剑上,我就能飞,biubiubiu~我老汉说的。”小白用手比划一把剑。
她听张叹讲过仙侠故事,在故事里,那些修仙者们总是脚踩飞剑,在天上飞来飞去,小白听了,十分神往,就记住了。
喜儿闻言,也说自己能飞,并且当场挥动小手,对着空气一阵“跳大神”,说她在舞剑呢,她的剑可以带着她飞起来。
两个小朋友隔着空气,虚构手中有剑,一阵噼里啪啦,墩子在一旁看的乐呵出声。
小朋友们吹牛说飞剑,却让张叹突然想起了自己当初给小白讲的那个仙侠故事。